ReaperHSin.

不顺就删,近期看更.
>>>>Only Time Will Tell...Everything I Wanted But Nothing I'll Ever Need...

If Decree By Destiny 7

SK真人向同人!
第七章可算更了
仔细思考一下
加了个文章名的tag
看前文点tag就可以一起看了

Chapter 7

By-RcH.


















时间 划出距离的鸿沟






高中戏码已近尾声,Bell在休息时搭了Krist的肩,“PKrist,你和PSing的关系一如从前呢?真好。”

Krist愣住了,“嗯?怎么说?”

“我那天打电话的时候看到他给你纸条了。”Bell吐了吐舌头。

“啊....那个啊,没什么啦。”他第二天明明摆了一天的臭脸,哪里关系好了?Krist在心里吐槽着,但不得不承认,起码,关系是进了一步,对比起开机时。

“嗯嗯!!有机密!!!”Bell一脸求知欲十足的看着他,“说说?”

“机密,就是不能说的!”身后传来一个细腻可爱的声音,是编剧Fon。

“嗷!?Fon??”Bell被拉来,她不满的瞪了Fon一眼。

“哈哈哈对的,没错。”Krist如释重负,感激的看着Fon笑了,Fon点点头。

真要说些什么,他是不知如何说起的,关于纸条,关于曾经。

就像他以为他曾是了解他的。

“PSing,今晚......”Krist在结束拍摄后,走向那个还在埋头忙碌的人。

看到的,是陌生的,那个人熟练的叼着烟,吸了一口,听到呼喊,也没有躲避的意思,对视,淡淡的吐了出了烟雾。

透过烟雾,看不清那个人,Krist突然感到些许恐慌,他想起了梦中那片散不开也挥之不去的迷雾,甩了甩头,试图把那个画面甩出脑袋。

“你怎么...”Krist犹豫着,要不要询问。

“嗯?...戒不掉。”但那个人迅速了然了,没有逃避这个没问出口的问题,看了手中的烟,又抬头看着他,“怎么都戒不掉。”

“对身体不好...”Krist想起那个人多病的身体,脑中竟冒出了让他不敢想象的画面。

“嗯....”那人又吸了一口,呼出,“呵,所以这是电子烟啊......”

陌生。

他多想知道,这些年,关于那个人。

但是,他又有什么权利呢?

因为他自己也变了。

“......”他能说什么呢?他该说什么呢?仿佛在脱口而出之前,一切都有了答案,但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怎么了?”那个人调整了坐姿,没停止的是那个让Krist担心不已的举动,烟雾缭绕。

“我?”

“你找我...”不是疑问句。

那烟仿佛是喷在Krist脸上,其实是有着近两米的距离。

电子烟呼出的二手烟并没有让人作呕的气味,却仍令Krist反感地皱了皱鼻子。

“没,没事了。”Krist想起了自己本想约那个人一起打游戏的事,可说出口的却是...

“嗯,好好休息。”那个人的嘴微微翘起了一个弧度,“明早拍完,下午就要换场了。”

那不是笑

“好,P,你也...别忙太晚。”Krist不自觉的,嘴角也微微翘起。

熟悉的笑容

-

翌日要换场,Krist还是婉拒了Bell邀约的聚会。

“傻Bell,又不是再也不见了。”Krist笑着戳了戳Bell的额头。

“P,放松一下吧?发生了什么了?你看起来....”Bell还是担忧的,坚持的询问着。

“嗯?我看起来?”Krist懵了。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是不是......”Bell有些迟疑,眼神里是毫不遮掩的担忧,尽管Krist在笑着,“舍不得我走?哈哈!P,别太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Bell不敢在心中妄下定论,但说不清的,她还是试图用别的方法来转换Krist的心情,如果可以的话。

作为朋友,有些事还是能看得出,只是有时,或许是不该说,又或是不可说。

Krist以为自己掩饰住了,终究瞒不过演员的眼睛,是自己生疏了吗?

“嗯,谢谢。”Krist收回了刻意的笑容,摸了摸Bell的头,“一切都会好的...”

-

睡不着。

指尖划过书页。

Krist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四十五,一如既往地失眠。

看着枯燥无味的理论书,也无法使他感到疲惫。

看不下任何一个字,书页从打开那一刻就未再翻动。

眼睛干涩着,是疲倦的,脑子却是清醒的。

他放下书,想起了些什么,他赤脚踩在地毯上,走向了阳台。

是星空,夏日独有的,和虫鸣。

那个人的房间与他的房间相隔两个号数,他转过头,看向右边,那个相隔两个阳台的,属于那个人的房间,是亮着灯的。

预料之中,又有些意外。

他伸手摸了摸口袋,想起手机还在床头。

有些手忙脚乱的跑回床头拿起手机,却在发信息还是打电话之间犹豫。

PSing或许已经睡了,只是忘了关灯。

打电话会打扰到他吧?

知道那个人不再用line,他打开了信息,又一次犹豫,发给哪一个号码?

确定了发私人号码,又不知该发什么。

-PSing,我是Krist,你还没睡吗?

他另一个号码里,或许没存我的号码。
但Krist还是选择删掉这段愚蠢的话语。

-P,这么晚了,还在忙着工作吗?

Krist觉得自己在废话,又一次删掉。

他躺在床上,举着手机,接连的输入,删除,输入,删除。

当Krist再一次注意到时间已经是五点时,手臂酸痛让手机不住滑落,他着急的抓住,竟是按了发送。

无法撤回。

-P,那对身体不好。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他原本提起了关于烟的事,又删掉了,结果变成了现在这样。

-那你怎么还不睡?

迅速收到了回复,开始有了些许倦意的Krist顿时就清醒了。

-我刚睡醒

逗谁呢?Krist Perawat...

-休息一会儿吧,包子。我也要睡了。

骗不过那个人的。

-好的,猫哥哥。晚安💤

犹豫时Krist发现那个人回复里说了包子,这让他有些得意忘形了。

-晚安

但这依旧让他欣喜若狂,仿佛之前对着书发呆,脑中乱成一团的那个人不是他。

这让他更睡不着了,这简直就是少女怀春,Krist在心中嘲笑自己。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和PSing只是好兄弟啊!
Krist又在心底反驳自己,但他还是知道,不对头了。

Krist关上灯,叮嘱自己别再胡思乱想,仅仅是闭上眼,困意竟如浪潮,牵扯着他陷入无梦的海洋。

-

凌晨四点五十三分,他终于忙完了剪辑工作,又一次从口袋里摸出了电子烟,狠狠地吸上一口。

看向玻璃门阳台,天还未亮起,他走向了阳台,靠在栏杆上看着夏日独有的星空,有一口没一口的吐着烟雾,又有些着迷的看着烟雾散去。

微微侧目看到那个人的房间还亮着灯,他皱了皱眉,突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昨晚和父亲打完电话便顺手放进口袋的私人手机。

是那个人发来的,有些没头没尾的消息,他看着另一手上亮着的电子烟,顿时有些猜到了原话。

但他并不打算回。

最终是,晚安。

被那句猫哥哥吓到,他才发现自己发了些什么。

再看过去时,那边已经熄灯了。

他摇了摇头,还决定回去睡一会儿。

当他关上灯,还是忍不住再一次抽起了烟,黑暗中红光闪烁,天空已渐渐亮起。

拉过遮帘,使房间再次陷入黑暗,他把烟放至伸手触碰不到的一处,强迫自己闭上眼。

戒不掉

怎么都戒不掉

从第一口入肺时的不适

到习惯后 一根接着一根

父亲最终还是发现了,破口大骂,然后竟是落泪了。

突然间,那个高大的,可依靠的,伟大的父亲,竟变得如此脆弱,让他顿时害怕了起来。

母亲离开时,父亲也没有落泪,还安慰了痛苦不堪的他。

如今却因为他,落泪了。

他颤抖着内心,抱住了父亲,许下了承诺,一定要戒掉。

试过了许多方法,却始终都断不掉那个念头。

每当他烦躁时,都忍不住摸了摸口袋,那个没有烟盒的位置。

父亲最终还是容许了,他犹豫着接过了父亲赠予的电子烟。

当电子烟穿过肺部又呼之而出,他有些庆幸,他上瘾的是那个永远无法习惯的,当烟雾过肺时的不适感,而不是那个独特的烟草味。

就像每当想起那个人时心脏的一丝抽痛,他知道那只是幻痛,可无论多痛,都止不住想他的念头。

每一种瘾,都有一个无法放弃的理由。

戒不掉

-TBC.

欢迎捉虫,点评。
感谢观看。

评论(12)
热度(43)
  1. 嘟嘟ReaperHSin. 转载了此文字

© ReaperHS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