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perHSin.

不顺就删,近期看更.
>>>>Only Time Will Tell...Everything I Wanted But Nothing I'll Ever Need...

七宗罪梗- 懒惰 Sloth

       Sloth 懒惰


一如之前的懒惰 贴合原著写的qwq 欢迎捉虫!

 

[Thomas,起来!我知道你醒了!]Minho拍了拍用手臂遮住阳光装睡的Thomas,[Greenie,不要告诉我你才几天就坚持不下去了!你还有一堆事情要学呢!]

 

[Oh....please..Minho,我现在浑身上下酸痛得不行,可不可以再让我休息一会儿?]夹杂着一丝呻吟声的话语从Thomas的手臂下传出,他已经做好被Minho拖起来数落的准备了。

 

[Thomas你怎么了?]Minho一把拉开了Thomas遮住面庞的手。

 

Thomas略不适应光亮的偏了偏头,眯着眼不敢看向Minho,他为自己想偷懒的心理感到十分羞愧,谁知一只布满厚茧的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你没事吧?]

 

[嗯?]Thomas惊讶地睁开眼看向为他挡住光线的Minho[没...]

 

[没事就好,省的我还得把你拖去找医疗组。]Minho挑了挑眉,突然一把抓过了Thomas的左脚,吓得Thomas只想缩回来,谁知一下拉到了他昨天扭伤的脚踝,[嘶-]了一声却也使不出半分力气。

 

[啧、Greenie,你是想变得跟Newt一样吗?]Minho说着按了按Thomas肿了一圈的左脚踝。

 

[嘶-----]Thomas疼得倒抽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扭的?还好不严重,不然你就等着单脚跳跃几星期吧!]Minho皱着眉说道,[放松点儿。]他开始慢慢揉着Thomas的脚踝,又轻轻扭了扭,“还好骨头没错位。”Minho心想着。

 

[嗯....昨天....下午..]Thomas有些心虚地答道,昨天下午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那个女孩儿的声音,吓得他被自己的脚绊倒摔了一跤,这太丢人了,当时Minho还笑着说他是不是要从学步开始练起。

 

[起来,跟我去地图室,除非你想继续待在这让别人知道你在偷懒。]说着Minho直接把Thomas拉了起来,一手揽住了Thomas的腰让他保持平衡。

 

本想开口说自己还能走的Thomas看了看揽住自己的手,最终还是把话憋回去了。

 

能休息那么一天感觉也不错,Thomas有些窃喜地想着。

 

就这样被Minho带着走几步的Thomas在感受到脚板踩着小石子的异样时才想起来自己忘了穿鞋。

 

[等等。鞋...]

 

Minho愣了愣停下来低头看了一眼,[站好。]说着他转身走回去拿起了Thomas的鞋。

 

Thomas本在考虑要站着穿鞋还是坐着穿,哪知Minho走回来后竟然一弯腰,直接把THomas扛到了肩上。

 

[Min....Minho!?]Thomas顿时傻得不敢动,生怕一动就被Minho摔在地上。

 

[闭嘴。]Minho早已算好时间,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在睡懒觉或是吃早餐,他完全不需要担心被围观。 【os:算好是什么鬼聚聚你....】

 

但这怪异的场景还是被两个人看见了:刚睡醒的Chuck一睁眼就看到Minho一手扛着Thomas一手提这些逆着光背对着他走了出去,吓得本是迷糊的Chuck顿时清醒,他使劲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做了最shark的梦;而另一边刚吃完早餐正准备去医疗屋看Alby的Newt也被吓得愣在原地,看着Minho一路扛着Thomas走向地图室。

 

而Thomas吓得捂住了自己的脸,丢死人了......他想。

 

 

 

 

 

 

Thomas双手交叉作枕头趴在桌子上,整个脸埋在手臂上,回想着刚才那丢人的一幕,只希望没人看见刚才的自己。

 

Minho进地图室后便把Thomas放在最靠里的椅子上,而鞋子早就在他进门时随手扔在一旁。

 

Thomas抬头看了看隔着桌子遥遥大约六七米的鞋子,一阵肚子发出的咕噜声让他郁闷的低头摸了摸肚子,试图安抚早已饿得乱叫的它。

 

Minho难道是要把我扔在这自生自灭一整天作为惩罚吗?!那我宁愿进笼子待一天....至少还有吃的...Thomas伤心的想着。

 

Thomas想着想着又昏昏沉沉地打起了盹儿,迷迷糊糊间有人来来回回进出了几趟地图室,然后他便被轻轻拍醒了。

 

是Minho。

 

[好啊你,我让你过来是偷懒睡觉的吗?起来吃东西。]Minho提着Thomas的后领让他坐直起来,口气却听不出Minho是在责备。

 

[...嗯.......?]Thomas揉了揉眼睛应了一声。

 

这时一个温暖的东西贴上了Thomas的脸,柔软的、带着湿意。

 

Thomas顿时有些清醒了,这时他才看到面前摆着他睡前思念的东西——一个三明治,两个苹果喝一杯牛奶.....然而刚才那个温暖的触感是...?

 

Thomas晃了晃头坐直了身子,转了头才看到一旁的Minho正刚从桌上一盆热水中拿起了一张淡蓝色的毛巾略用力的拧了拧水,随着Minho的动作,手臂的线条也在衬衫下显露出来,紧绷着,像是蓄势待发的草原猛兽。

 

Thomas不知为何脑子中竟闪现过不知何时看过的猎豹的图像,他觉得和眼前的人形象上意外的贴合,但是这猎豹是不是有点太大只了,Thomas一边想着一边打趣着自己这胡乱的想法。

 

[你是要先洗脸还是先吃东西?洗就洗快点,吃完还有事要做。]Minho挑了挑眉看着似乎是在走神的Thomas说道,思考了半秒便不容选择地把毛巾递到Thomas眼前晃了晃。

 

[嗯.....]这才回神地Thomas赶紧接过毛巾胡乱的擦起了脸。

 

[噗、慢点,Greenie,你是想把脸揉成一团吗?]Minho看着Thomas的动作控制不住笑了出来,[慢慢擦,仔细点,别告诉我你还要我伺候你擦脸。]

 

[唔嗯]Thomas停手看了看笑得看不见眼睛的Minho应了一声,自己也控制不住跟着笑了,手也听话的不紧不慢地擦起了脸。

 

[笑什么笑,别磨蹭。等会要是水凉了我可不会再提第二次。]

 

Thomas加快了点速度,郁闷地想着,Minho眯着眼是怎么看到我笑的?[水凉了]又是怎么一回事?

 

Thomas的椅子突然被转了方向,所幸椅子有扶手没让他摔下来,不过毛巾还是被吓得甩了出去。

 

在Thomas以为自己要被训斥的时候,他看到了椅子前的一桶热水,以及及时接住了差点甩到脸上的毛巾的Minho,湿毛巾浸湿了Minho的衬衫,这让Minho看起来很狼狈,他低着头....这让Thomas有些紧张。

 

[抬脚。]Minho平静地命令着,他抬眼看了眼Thomas,脚顶着桶挪到了Thomas跟前,一手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Thomas乖乖地抬起了双脚,桶便被挪到了他的双脚下方,Thomas有些楞地看着Minho把衬衫扣子一个个解开慢慢显露出被隐藏的肌肉线条,看着Minho把被浸湿的衬衫脱出放在一边晾着。原来Minho里边还穿了一件贴身黑色背心,Thomas心想着,羡慕地看着那精壮的身形。

 

Minho发现了Thomas的目光,翘了嘴角,接着他单膝蹲下便一把抓过Thomas的小腿开始帮他卷起裤脚。

 

[M...Minho?]Thomas被Minho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又感到很迷惑。

 

[如果你想早点好的话,泡泡热水按摩是个不错的选择。]Minho抬头看了Thomas一眼,用手指了指被他放在一旁的东西,[这里还有一瓶药酒,效果不错。]

 

[好、好的...]Thomas有点怀疑又有些好奇的看了看那瓶古怪的黑漆漆的东西。

 

Minho用手试了试水温,感觉不算是很烫之后便拍了拍Thomas的腿示意他把脚放下来。

 

Thomas刚碰到水便不适水温地只想缩脚,却又被眼疾手快的Minho一把抓住Thomas没法用力的伤脚。

 

[Easy,tiger.]Minho一手抓住伤脚一手舀起一点水洒在Thomas的脚背上,[不是很烫的,放心。]Minho抬头给Thomas一个放心的笑容,Thomas在那低沉的声音和傻傻的笑容下渐渐放松下来用脚慢慢试水温。

 

Minho满意地继续低头,他的手在水中开始轻轻抚着Thomas的双脚,带着茧子的手抚过脚背让Thomas感到有些麻痒,但他又不敢缩脚。Minho专心地为Thomas清洗着双脚,[可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待遇的,知足吧。Lady Tommy.]

 

Thomas刚刚还在想着Minho是不是也帮别的行者这样做过,心里不知为何郁闷的无心享受手里的早餐,突然便被Minho的话带回了东想西想的小心思,一时也没注意Minho刚刚调侃了他。

 

[是,是,老大。]Thomas说着俏皮话,眉眼渐渐舒展笑得像个傻子似的。

 

[行了,我要开始帮你按了。]Minho才想翻个白眼,却又控制不住翘起了嘴角,[你笑得真丑,Greenie]

 

[你也是]Thomas笑着反驳道。

 

Minho收回水中的双手,拿过一旁的药酒,拧开了瓶盖后便有一股怪味儿从瓶口散发开来。

 

[真臭....]Thomas赶紧捂住鼻子感叹道,亏他刚才还想着这药酒会不会很好喝。

 

[其实也挺好喝的。]Minho像是看穿了Thomas的想法。

 

[你....真喝过!?]Thomas惊讶地看着在Minho手中摇晃的药酒瓶,不敢相信这东西真的能喝。

 

[嗯,抬脚。]Minho应了Thomas的疑问,心里想着这药酒的美味,可惜这药酒并不多,平时还要留着做药用,不然Minho可真想一次喝个痛快。

 

Thomas应声抬起了伤脚,另一只脚还恋恋不舍地泡在温水里,手里还拿着尚有余温的牛奶像个小公主似的享受着眼前的一切。

 

[等会儿要是很疼的话就说一声。]Minho无奈地翘着嘴角,他一手拿着药酒一点点倒着,一手把药酒擦到Thomas的伤脚上,均匀抹过一遍后便放下药酒瓶,开始用双手轻轻拍打Thomas的脚,让药酒可以被充分吸收。

 

当Minho拍打到Thomas脚上的肿块时,一阵抽气声从Minho上方传来。

 

[嘶--]

 

Minho闻声减轻了力度,安抚似的揉了揉Thomas的脚,[Relax,Tommy.]

 

Minho不知为何喊出了这个昵称,还不是在开玩笑的时候,但这并没有让Thomas感到不适,反倒觉得很安心,他觉得自己打断了Minho,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赶紧听话放松了刚刚僵住的脚。

 

这点痛不算什么的!Thomas心里暗暗鼓励着自己,要是因为这点就忍不了肯定又会被嘲笑Greenie或者小姑娘的....

 

Thomas忍者疼享受着Minho温和的按摩,布满厚茧的双手带着温暖的体温隔着发热的药酒不清不重地按着Thomas的伤脚,没有衬衫遮掩的肌肉线条也随着Minho的动作起伏着。如果有女孩子在的话一定会为他的身材疯狂的吧?Thomas脑中闪现过一些简短的片段让他突然这么想到。

 

突然Thomas觉得那刺鼻的药酒也没那么臭了,脚也没那么疼了,剩下的只有脚上那温暖得能灼伤人的触感和Thomas心里猫抓般的麻痒。

 

也不知过了多久,待Thomas回过神时Minho已经把Thomas的两只脚放在桶沿上晾着了。

 

[想什么呢?太舒服了灵魂出窍了?]Minho饶有兴趣地看着一脸呆滞的Thomas,那傻样竟然让他觉得可爱得出奇。

 

[...啊!..不....]Thomas愣愣地答道。

 

[看你那么配合就赏你一杯佳酿吧!]Minho笑着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杯子,接着又拿过药酒倒了半杯递给Thomas。

 

[好.]Thomas愣着神接过了杯子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嘿!!!你慢点!有你这么喝的吗!?]Minho看着Thomas的动作直皱眉,心里直叹Thomas真是个糟蹋佳酿的shank hand.

 

[咳、咳咳...好冲...]Thomas被那一口热辣的酒呛得差点吐出来,扶着桌子才没往前摔。

 

Minho一脚推开了碍事的水桶,拉过椅子坐在的Thomas的身边,一手直接抢过了Thomas手中的杯子细细的品了一口杯子里剩下的酒,动作利落得让Thomas有些傻了眼。

 

[嗯..].Minho在口中回荡了一口又不紧不慢地咽下,那享受的表情让Thomas怀疑他们俩喝的是不是同一个东西。

 

真的很好喝吗...?好想...再尝一口..Thomas好奇地望着一脸享受的Minho。

 

Minho看穿了Thomas的想法似的,又倒了一点进杯子里递给了Thomas[慢点品,再乱吞你就别想有机会再尝了。]

 

Thomas有样学样地品着酒,浓郁的酒味带着炽热而又甜辣的味道让Thomas顿时有点上瘾,接着他又品了最后一小口。

 

[不错吧?]Minho看着Thomas的表情笑得一脸得意。

 

[嗯!有点上瘾了。]Thomas一脸回味地舔了舔嘴唇。

 

[该我了。]Minho眯着眼笑着拿过Thomas手中的杯子,自己倒了一大杯享受地品尝着。

 

[就这一个杯子吗?]Thoma咂咂嘴,递给Minho一个苹果,他刚才把苹果留下来了。

 

[他们都不懂享受这酒,平时也只有我会在这喝酒,当然只有一个。如果你想用装过牛奶的杯子装的话,我是不会让你这么糟蹋酒的。]Minho接过苹果啃了一口,苹果的清香混着口中残余的甜辣味,意外的变得十分可口。

 

[嗯...也是..]Thomas有些怨念的盯着刚才装过牛奶的杯子。

 

[哈哈、又不是不给你喝了!]Minho看着Thomas的样子笑得差点被苹果噎到,他喝了一口把苹果咽下去便把杯子递给[可怜的]Thomas。

 

[混着苹果味道更佳。]Minho笑着补充到。

 

Thomas赶紧乐呵呵的接过杯子,一口酒一口苹果的享受着。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不知不觉喝掉了大半瓶药酒。

 

Thomas早已醉得满脸通红得像是刚才吃的苹果,晕乎乎的靠着Minho不知何时步入了梦乡。

 

Minho笑得一脸无奈,抚着Thomas让他靠得舒服一些后又继续喝剩下的小半瓶药酒。

 

真是个Greenie,Minho搂着Thomas的肩膀想。

 

这行这队长早已忘了今天真正的工作,带着Greenie Thomas喝着酒一睡睡到了傍晚还不自知。

 

终于憋不住好奇心的Newt进地图室时看到两人醉倒谁在一块儿的场景时被吓得不轻,心里直感叹原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Newt走时帮他们掩上了门,Minho少见的偷懒也就算了,居然还带着Thomas一起.....把最后的药酒....喝!完!了!

 

Newt表示很头疼!用药酒也缓解不了的那种!更何况药酒也没有了!

 

可Newt在怎么气得无奈,走时看到几个行者回来还是提醒他们先别去地图室了,毕竟Minho为大家付出了那么多,也该有个休息的时候,带着他的小鹿,Newt打趣的心想着。

 

— E N D —


评论(4)
热度(27)
  1. 诸葛子瑜ReaperHS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ReaperHS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