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perHSin.

不顺就删,近期看更.
>>>>Only Time Will Tell...Everything I Wanted But Nothing I'll Ever Need...

艋舺同人 RPS

*我也不知道取什么题目, 无题吧。

*终于把一年前想的坑填了好开心!

*来吃安利吧!艋舺!MONGA!

    佑龙/天岳

何天佑(和尚)/李志龙(太子)

阮经天/凤小岳

      今天是凤小岳再艋舺的最后一场戏,在他杀青之后剧组还为他庆祝了一番并有心的拍了一个告别的短片。

    这个告别让凤小岳不舍,其他人也是,几个月的相处,从陌生人到朋友,再到戏里一样的兄弟情谊,难舍难分。

    告别会时,凤小岳还没把

在戏中的狮子头剪掉,他和豆导他们一起喝着啤酒,笑谈戏中的趣事。突然不知是谁说到了戏中和尚对志龙的感情很Gay,然后便开始起哄着凤小岳和阮经天亲一个。

    阮经天应了他们的玩笑半跪在凤小岳面前笑了笑,心里却还在犹豫着短片把这些拍进去真的没问题吗?哪知本在傻笑的凤小岳突然弯腰啵了阮经天一下,动作快得在短片制作好时还要放慢镜头才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阮经天开玩笑的喊着“小岳你反应太快啦!” 而他心里竟渴望着那个吻能在漫长一些。

    凤小岳倒是想着国外也经常和朋友这么玩,便动作迅速的结束了吻,可心跳却不知名的跳快了几拍。他喝掉了手中的啤酒,之后便向他们告别先去剪了头发。

    短片之后拍了豆导他们对凤小岳的一些看法和评价,然后又拍了拍凤小岳剪完头发耍宝的样子。欢声笑语中,凤小岳也到了离开剧组的时候了,虽然大家脸中都挂着笑,但心中充满的还是不舍。

    凤小岳总觉得自己还有些没法脱离志龙的影子,提上东西准备离开房间时竟看到了和尚、不,应该说是阮经天,但他脸上的神情却严肃得像是戏中的和尚。

    “和尚...”凤小岳控制不住喊出声来,后来才发现自己明显是叫错了,但又不好改口。

    “嗯。”阮经天的表情突然柔和了许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推掉拍戏跑过来特地和小岳告别,在听到小岳喊出自己在戏中的外号时竟也没有反驳,而是控制不住的应了声。

    “呃...阿天你怎么..?”他不是还有戏要拍吗?凤小岳心想着,但心里还是为阮经天特意来和自己告别而开心。

    “我当然是来告别的啦,志龙大仔。”阮经天眼里含笑地看着凤小岳高耸的鼻梁,然后往下看向小岳的唇,他想起了刚才的吻。

    “谢...嗯..刚才我..”凤小岳发现阮经天目光盯着的地方,便想起了刚才玩笑式的吻,渐渐的口齿不清起来,“刚刚..刚刚他们都只是开玩笑的,你..你不介意吧?”语气也不由自主的客气了起来。

    凤小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刚才哪个玩笑式的吻而紧张,或许是因为想起了刚才他们说的和尚对志龙不一般的感情;又或许是因为之前阮经天的犹豫似是抗拒那个玩笑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没错,或许就是因为这样,自己才会感到不好意思吧?

    凤小岳自我安慰地想着,希望不要因为刚才那个玩笑而破坏了因为这部戏而建立起的友谊。

    “没事,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吗?志龙?”阮经天不在意的笑了笑,但心里也明白,和尚这个角色,或许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对志龙产生了不一般的感情吧?这也就可以解释和尚对志龙所做的一切了,阮经天也发现自己在融入角色时也常常会特意关照着志龙模样的小岳, 他本以为那只是很友好的兄弟情谊,但那异样的感觉一直徘徊在心中,如果不是今天他们的玩笑,或许他要很久之后才能明白和尚的感情...

    凤小岳让开位置让阮经天进入房间,然后走到床边把行李放在床上,心里不知为何松了口气,“你要喝些什么?这里还有上你你带来的饮料。”

    “都可以。”阮经天反手关上门,说道饮料便想起了自己曾与小岳在这里对戏的十几个夜晚,然后又想起了和尚...突然他很想抱抱眼前正在为自己倒饮料的小岳,或许是因为分别。

    “阿天...”凤小岳小心翼翼地拿着一不小心倒的过满的饮料走向似乎是愣在原地的阮经天,走进时却被阮经天突然的拥抱吓得差点摔了手中的杯子,饮料因为晃动而洒了不少。

    阮经天的手臂越过凤小岳的上臂,一只手抚着凤小岳的后颈,另一只手抚着小岳的后腰,渐渐收紧,仿佛要把怀中的人揉进身体里。

    他想起之前那个让他感到不满足的吻。

    阮经天的头埋在凤小岳的肩窝,闻着因为这几个月的相处而早已熟悉的味道,抚着小岳后颈的手想习惯的摸摸小岳因为演志龙而接的假发尾,但那里早已是空空如也,只剩下刚剪完头发留下的柔软发渣。

    凤小岳再温暖的怀抱中渐渐回过神,他忍不住用空着的手拍拍拥抱着自己的人的后背,却没想到的是在他手快要抚上身前人的后背时,那个人突然变换了位置。

    阮经天的手臂突然收紧,紧接而来的是对怀中人的掠夺。

    凤小岳被突然的吻吓得终于把手中洒得不剩多少的饮料杯摔落在地, 饮料溅湿了阮经天的裤脚,地毯也浸湿了一大片。

    但阮经天毫不理会,他抚着凤小岳的头加深了那个吻,先是重重地啃咬着那两瓣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唇,再逐渐加深,深入地掠夺者小岳口中的空气,舌头灵活地在小岳口中掠过每一处。

    凤小岳被这突入起来的吻搅乱了思绪,他早已忘了手中的饮料不知何时跌落,双手也渐渐抚上了阮经天的背,甚至开始忍不住回应了阮经天单向式掠夺性的吻。

    有了回应的吻让房间充满了暧昧的气息,房间里只剩下津液交换和沉重的喘息声。

    凤小岳被更激烈的热吻弄得有些喘不过气,他无力的扯着阮经天的衬衫,双脚也渐渐有些发软。

     阮经天不停地变换着角度掠夺,扶着凤小岳后腰的手也渐渐加重了力道,隔着布料也能感受的紧致肌肤让阮经天莫名的兴奋。

    似是感受到被掠夺者的无力,掠夺者一边深入一边扶着被掠夺者往后推,直至被掠夺者身后不远处的床边,两人一起倒在了床垫上。

    在倒下去时阮经天也未放弃口中的掠夺,但突然地向后倒让凤小岳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地抓着阮经天背后的布料,本是整齐地衬衫早已被他扯得满是褶皱。

    “嗯...” 两人在倒下时因为震动而让两人纠缠的唇舌有了短暂的分离,轻哼声尚未完全从凤小岳口中漏出便被阮经天吞入口中,紧接着又是疯狂的啃咬。

    阮经天一条腿顶入凤小岳的双腿间,原本摸着小岳后腰的手也转战至腰侧,凤小岳的t恤因为倒下而卷起露出了腰腹,阮经天的手就这毫无阻拦的炽热触感肆意揉捏。

    凤小岳被阮经天夹带着欲望的抚摸吓得顿时清醒,他开始回过神想起两人究竟在做什么。他本是拥抱着压着自己的人的双手开始转变为推攘,可压着他的人像是发现了他的意图重重地捏了下他腰部的敏感处,本是深入掠夺的吻又转变为啃咬。

    “唔...”被刺激到敏感处的凤小岳腰部一弹又浑身无力的软了下来,然后身上的人却仍在疯狂的掠夺着自己,揉捏着自己腰部的手更加肆意。

    凤小岳觉得如果不把那只掌握着自己敏感点的手拍掉的话自己一定是无法反抗的,于是他照做了。

    谁知他刚摸索到那只肆意揉捏的手时便被一举抓住拉至头顶钳制住。凤小岳想扭头躲开双唇的掠夺奈何他的头被阮经天的手掌握的动向,无从躲闪,身后又是床垫,他连后退都无法做到。

    心急的凤小岳用着唯一自由的手推着阮经天的胸膛,一边屈起双腿想把身上的人踢下去,但又担心踢伤人而不敢太过用力。

    阮经天压制住凤小岳的一只手之后发现凤小岳居然想把自己踹下去而感到有些恼怒,便用双腿夹住了凤小岳其中一只腿,唇齿间的掠夺仍未停歇,可身下人乱动的双腿竟蹭过了他的敏感部位。

    

(肉一直没得码出来,四千字的肉一直在本本里,他却....

以下无肉。> 

    

    阮经天不得不离开斯磨已久的唇瓣,制住了凤小岳乱动的双腿,当他看见身下的人被啃咬得红肿的唇瓣和潮红的脸颊以及早已不是狮子头的凤小岳才想起.....自己身下的人不是李志龙,而自己也不是何天佑。

     阮经天看着被自己制住一只手、眼里含着委屈的泪的、还在喘气的凤小岳,心里不住懊悔自己究竟干了什么!?

    最终阮经天笑了起来,拍了拍凤小岳的脸,笑着说“这是之前那个吻得报复。”

    凤小岳瞬间会了意,笑着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说道“干你娘!真记仇啊你!”

    阮经天这次没有再坚持的压下去,顺势翻身躺在了凤小岳的身旁。

    两人都没有再继续说话,默契地保持沉默,这个房间只剩下了呼吸声,两人都想着刚才的事就这样带过好了,谁也不点破,就像是和尚至死都不会说出自己对志龙的感情一样....

    “接下卫生间。” 阮经天打破了沉默,刚才凤小岳无意蹭出的火让他涨得难受,他拍了拍凤小岳的肩膀便起身走向卫生间,和尚的感情让他十分混乱。

    凤小岳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便静静地看着阮经天的背影,在背影消失的那一瞬间,他捂着自己的脸侧身躺着屈起身子缩成一团,回忆着刚才那混乱的事,以及前所未有的从未感受过的激烈的吻。

    他不断地安慰自己那只是个玩笑地报复,平静下来时他听到了卫生间里花洒打开的声音,手指不经意地擦了擦红肿的嘴唇,最终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脸,打算离开。

    阮经天走进卫生间打算用冷水澡压下自己的欲望,他看见卫生间里镜子上那个眼里充满欲望的和尚模样的自己,又想起了刚才衣衫不整眼里含泪的小岳,他不由自己地想象凤小岳换成志龙发型的样子,身下的欲望竟又涨大了几分。

    他赶紧晃晃脑袋连衣服都没脱便冲到花洒下打开了冷水糟,然而冷水并没有让他的欲望消减,反而让他更渴望刚才那身下的炽热身躯,欲望的驱使下他控制不住把手伸向自己那又涨又疼的炽热,闹钟回顾着刚才小岳的样子,心里强调着自己一定是入戏太深。

    隐约中他好像听到小岳说了什么,当阮经天整理好自己穿着浴袍出来时,房间的主人早已带着行李离开,床上还放着前房主体贴地留下的一套衣服。

    

    再次见面时,是电影的发布会和宣传会,两人再次见面却也不约而同的决口不提那件事,只是心脏竟不知为何跳快了半拍,那件事也在日后渐渐压在了心底。

    可 “和尚”照顾“志龙”的习惯,却是改不掉的了。

    - E N D . 

...不敢发肉了😭我人生第一次割大腿肉,只能存与笔记本里了。

欢迎捉虫qwq 

评论(9)
热度(19)

© ReaperHSin. | Powered by LOFTER